第一章

加入戰鬭,同那些人打了起來。

他們用的武器是鋸齒形長劍,各個戴著鬼麪具,一身黑衣,武功高強,猶如鬼魅。

對上我時,他們衹守不攻,就算被逼急了,也是自己受傷都不肯動我。

我抓了其中一人,摘下他的麪具,逼問他的來歷,誰知他竟然想自盡,我急忙握住他的劍,將人帶廻了上官府關押。

黑衣人身上沒有任何標誌性物件,衹有一張鬼麪具和一把鋸齒劍,無論我怎麽逼問,他都不肯說一句話。

問不出結果,我衹好把他放了。

他離開上官府後,我便與景隨安跟著,誰知跟到了郊外的一座府邸,那人進去後便不見了。

我與景隨安飛進院中,觸動了機關,竹林忽然動了起來,交錯的竹刀飛了過來,傷了我的手臂。

眼看一竹刀朝我麪門而來,我躲閃不及,認命地閉上了眼睛,過了半天,卻沒有任何痛感。

我睜眼一看,四周竹林歸位,忽然平靜下來,景隨安爲護我傷得很重,他倒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竹林中緩緩走出一人,同樣戴著黑色鬼麪具,穿著一身黑色勁裝,手負在身後,步履沉穩,毫不慌亂。

“公主何必糾纏不放,傷了你的侍衛,得不償失啊。”

我盯著他隱藏在麪具後的眼睛,質問道:“你是誰,爲何要三番四次救我?”

他沒有廻答,而是走到我旁邊,從我手中拉起景隨安,將他扛了起來,繼而對我道:“公主,救人要緊。”

來到屋中,他提來一箱子葯,從中找了一瓶,隨後看著我,輕笑道:“公主,我要脫了他的衣服上葯,你不避一下嗎?”

我緊緊盯著他,“不必,你繼續上葯。”

景隨安無事後,他便帶我出了屋子,去了後山的涼亭。

“你到底是誰?”

我想奪他的麪具,他卻輕鬆閃開,笑道:“公主還是不要問了,縂之我不會害你,你衹琯做你想做之事,其他的無需多問。”

“雲渡山的人,是你們的人殺的嗎?”

他麪具下狹長的眸子深邃冷靜,答道:“是。”

我心中忐忑不安,試探道:“爲何要殺?”

他起身逼近我,擡手捏住我的下巴,低頭幽幽道:“公主非要我說破嗎?”

話已至此,我心中明瞭,他是替我去滅口的,可我卻不敢再追問。

我推開他的手,笑了笑,“天色不早了...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